scroll down

广济药业五十年创业历程备忘录——连载之一

2019-09-02

题记: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巍巍大别山,不尽长江滾滾来。在这广袤神奇的红色土地上,有一家走向世界的制药企业---广济药业。             

从1969年8月广济药业从这里出发:50年创业风雨兼程,成为中国集科研、产供销为一体的VB2最大生产基地,铸就了广药走向世界的辉煌。

光阴如水,岁月如歌。1999年上市,历经20年的创新之路,超常发展,凝聚改变产业的力量,铸就领军世界的品牌。

沐浴改革开放的阳光雨露,依托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宽松和谐的发展环境,广济药业在群雄逐鹿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从初级的赤霉素到以领先世界的核黄素生产立业,再到医药原料药、医药制剂为主业多元化发展,打造双百广药宏伟蓝图,展不尽日新月異的广药新貌,迎来广济药业新时代。

辉煌50年、上市20年的长河,已打下历史的烙印。 

科技创新、资本活力、开发联动、项目带动,充满朝气的“广济药业新时代”在大医药的发展中,拓展出广阔的发展空间。自我积累,自我完善,充满活力的“广济药业”在日积月累的推陈出新中,积淀了雄厚的发展优势。

广济药业从一个大别山区的县办企业跨越发展成为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上市公司,其主导产品核黄素产销量居世界第一。正值广济药业建厂50周年,上市20年之际,笔者把记忆穿越时空的隧道,回眸哪风风雨雨战斗岁月,将镜头回扫一下哪创业创新征途上的故事吧。

           第一章、创业,从九二0厂诞生起步     

—— 长江,你从雪山走来奔流而下,用甘甜的乳汁哺育大地,

        春潮是你的丰采生机勃勃。

有一位广药员工曾经写过一首现代诗,

平凡生活的投影/你是否看到了自己/为梦想努力的身影/拥有一份喜欢的工作/并愿意为之奋斗/坚持自己的梦想/哪怕遇到艰难险阻/也绝不放弃/捍卫自己的观点/哪怕遭遇万人抵挡/也决不投降/关于如何不负此生/它并没有标准的答案/能够找到自我/知道自己是谁/同时活在自己/最自在的地方/便是人生的意义所在/把青春年华奉献给壮丽事业。

这50年来,广济药业从一个县办小厂,蜕变成一家位居全国同行业前列的大型制药集群,走过艰辛创业、惊涛骇浪,走过岁月风华,她有着一个很重要的陪伴者——广药人,他们用一生诠释了“不负此生”这四个字。

 机遇往往只偏爱那些有准备的头脑,在潮涨潮落中,1969年,共和国迎来了她的20岁的华诞暨党的九大即将召开。

全国各地一派喜气洋洋,都在准备以实际行动向“国庆”献礼。上海的毕力克不甘寂寞,再次搞起了赤霉素作为向“国庆”、“九大”的献礼,此举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毕力克为了表达庆祝党的“九大”和“建国二十周年”的热情和激动的心情,他特地将赤霉素更名为“九二O”.毕力克重搞“赤霉素”的消息传到鄂东武穴,市革委会立即召见了农业局长:“你们汇报一下赤霉素的技术攻关和有关情况。”

局长汇报说:“68年,我们用土法生产出来赤霉素后,当时市革委会给予我们很大的支持,后来由于运动的影响,只是偷偷地用土法生产,无法进行工业化的试验和推广。”

县长赵文志:“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谈谈如何把赤霉素这个产品开发出来,实施批量生产,在全市推广应用。”

局长:“为了保留这个产品不让菌种坏死,我们从没间断过实验,保证了菌种的培育,如果要开发这个产品,实施批量生产,必须要建一座生产工厂,有了生产这个产品的基地,批量生产才可实现。”

赵文志:“我非常支持你这种想法,市工办的同志今天也来了,你们抓紧时间搞一个方案出来,我向地委汇报后,再作最后的决定。”

几天后,黄冈地委指示:在武穴建立“赤霉素制药厂”,定名为“九二O厂”。

这一历史性的决定,对早期广药人来说,开僻了人生一条历史长河,这是他们当时万万也没有想到的。“九二O厂”成为了他们人生旅途的里程碑。

“九二O厂”的诞生,给了他们以施展抱负的用武之地。在以后的45年漫长的人生历程中,还真在这里干出了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来,造就了VB2领域世界第一的企业,为中国的VB2制造业做出巨大的贡献,当然,这是后话。

回顾这段历史:时空又倒退到1969年11月18日,38位从武穴各相关行业抽调而来的创业者们,来到城东这块处女地上。

这是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激情年代,创业战友们自己动手在靠近长江北岸搭起临时的芦苇棚,筑起了干打垒茅房,在没有举行任何仪式,没有庆贺的鞭炮声,在极为平淡、默默无声中安营扎寨,开始了对这块荒芜土地的开垦。

千百年来,它沉寂着,没有人对它看上一眼,但是,改写历史的一天悄然来临。

在他们进驻这里的前几天,县长赵文志骑着一辆自行车与市工办的同志来到武穴城东,给建厂划拨土地和选址。大家在商洽着该划拨多少土地时都没了主意。

这也难怪,那个年代,热血沸腾,斗志昂扬,办什么事都是凭一股蛮劲,说干就干,也说不上什么事先计划、设计。怎么办?赵文志突然看到地上有一土兜石灰就说:“这样吧,就用这土兜石灰粉圈地,能圈多少就算多少。”

就这么简单,到今天大家还忘不了这件事,他们常对记者说:“广济药业是用石灰圈起来的工厂。”

在武穴办事处和当地二里半村干部协同下,他们用这兜石灰粉尽可能多的圈出了这块近百亩土地。当时是计划经济体制和人民公社时代,就这么简单,现在想起来真的令人不可思议。

8月19日黎明,铁灰色的天幕开始渐渐隐去,深紫色的苍穹向大地投下了些微晨曦,无边的大地在晨光中渐渐苏醒,发出清新的呼吸。此刻,38位不知疲倦的创业者们在工棚里召开的战前动员会还没有结束。

会上,当时的书记传达了赵文志在他们进驻之前筹建会上的讲话:“这次市里抽调38位同志上马九二O制药厂,是一项艰巨的政治任务,责任重大。大家都是单位的骨干,这次建厂面临很多困难,尤其是资金问题,市财政只拨给我们启动资金10万元,这肯定不够。但任务要完成,要迎着困难上,这也是地委的指示,希望大家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几天来,大家想了很多 ,作为一名早期创业者,既然组织上选择了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就是义不容辞的人生选择,就应勇敢地去面对,毫不犹豫地去走这条路。

这次开发赤霉素建厂的技术攻关的重担落到市农科所的肩上,他们知道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赤霉素工业化生产技术工艺难度,是难以想象的,搞好了便一鸣惊人,失败了便后果难以预料,成败一步之间,他们没再敢想下去,再想就什么事也别干了。

“人生不是轰轰烈烈就是平平淡淡,不管怎么样,也得拼着搏一搏。”

会议陷入沉默,大家排着长队迈步来到长江大堤上:朝阳这时已从长江东方升起,红日放射满天的曙红洒满浩瀚的大江南北,永不停息江水迎着朝霞波光闪烁,滚滚向前。大家凝视东方冉冉升起的红日,沉思了很久……很久……

“仅仅十万元太少了,紧打紧算启动资金也得50万元。”大家在此之前与其它几位工地负责人到市财政局去磨,只给了一句话:“再添一分也没门!”

摆在大家面前的路只有一条:背水一战,退却已没有路。老书记向大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事实摆在面前,说啥也没意义,没有退路了,先用土法上。”

工棚里沸腾了,38位创业者都挥起了两只有力的拳头异口同声:“书记你就领着我们干吧!”

老书记组织一批技术骨干研究设计一套用瓦罐、土罐、煤炉等代替发酵提取罐的方案,先用土法干起来,再一步步地更新。

在试验攻关中,大家一起用青竹杆当搅拌、用煤炉高压锅当锅炉,瓦缸当发酵罐、当提取转晶罐,一场从未经历过的技术攻坚战拉开序幕。

时间在无声无息中逝去,试验在紧张的进行着,一缸缸、一罐罐、一盆盆发酵液、提取物倒掉,又烧、又重来……千百次的失败,大家知道这失败的原因主要是试验的发酵体积加大了,技术要素就高了。

大家日以继夜地坚守在试验现场,在观察研究着、琢磨着,心里似有底又似无底,有时随失败一分分地下沉,有时随变化又一分分提升,他们总是在告诫自己:“一定要沉着应战,不要有丝毫的松懈情绪,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成功,人生的价值就在于拼搏,不能随便放弃,否则就是人生的阴暗之笔。”

他们与所里几名技术人员研究分析了发酵染菌率高主要原因是温度不稳定灭菌没控制好,一致认为要是有台锅炉就好了。

他们与机修队长商量:“可不可以用二个废油桶焊个夹层做个土锅炉,能行吗?”

机修队长想了想说:“行,不过在用的时候要注意控制温度和汽压,把好安全关,我们明天就完成制作任务。”

大家听后精神振奋:“大不了掉倒水里喝几口水,等缓过气来再继续干,毕其功在此一役,不成功誓不罢休。”

失败和成功常常只有一线之遥,在最关键的时刻,相互鼓励,毫不气馁的在攻关路上跋涉,终于用意志力坚持住了。

由于改装了土锅炉、汽压升高、灭菌和提取煮料温度得到改善,攻关成功率和工艺一步步走向正常运行的轨道。

1970年9月20日,难忘的日子,奇迹出现了,提取转晶缸里出现了针状晶体纤维,经过甩干,淡兰色的粉状药粉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工棚沸腾了。

欢呼声、鞭炮声惊飞了藏在荒草丛中的黄雀,那个年代,欢呼成了人们的习惯。

这是武穴城东第一声惊雷,大家流出高兴的泪水,他们像一座座铜铸的青春偶像雕像站立在提取缸前,他们在默默地说:“必须要有耐心,特别要有信心,成功的秘诀很简单,无论何时,不管怎样,绝不允许自己有一点点灰心丧气。人类看不见的东西,并不是空想的幻影,而是被科学的光辉照射的实际存在,胜利是科学毅力的力量。”

连续九个月的不分昼夜攻关战,使大家淳实的身体消瘦了许多,他们是硬汉子,一直用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支撑着他们的躯体健康运行。

喜讯传向县革委会,传向四面八方,这一刻历史性地改写了广药人的人生历程。

一位经常写点小诗的年轻技术人员,早就下定决心在攻关取得胜利、出产品的时候寻找灵感:

九月的风/气爽轻盈/似水流年/扬起理想的风帆/不停地舞动着节奏/燃点着攻关的激情/只要有点光/就能看见希望/迷茫/流恋/有时无奈/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可以照亮前途/永远的攻关精神/留在我们的回忆里/成功是美/如风跟随/兰色的温暖/兰色的理想/今日的成功/都被欢乐淹没/有成功就有结束/就有新的开始/这是灵感和永恒的抒发。

这是一首充满最富意义的抒情诗,他是攻关人员压在心底的一股斗志而得到抒发。

九二0的攻关成功,大大鼓舞了创业者的士气,大家在老书记的带领下,一鼓作气连续作战,使九二0基本形成简单的工业化生产。这一成功换来意想不到的轰动效应:了不得,九二0厂搞出了棉花高产药水,把个媒体忙得不亦乐乎。

“人生就是这样,当他默默无闻时,谁也不知道是谁,而当他一鸣惊人时,便四海皆知,尤其是在那激进的年代,想不出名也不行。”

最使他们没有想到的就是那些媒体记者,把赤霉素的成功宣传到神奇的程度,顿时,全国一片震动。

一时间武穴“九二O厂”便成为全国各农业科研单位、人民公社参观学习的热点。科研人员、乡村干部走马灯似的来到武穴学习、取经、座谈参观。老书记整天忙着接待、介绍经验、作报告,送走一批又一批,简直没个完。

九二O厂出了名,出名得如此的快,如此叫人难以置信。多少年来的向往好像今天得以实现。其实不然,大家开始冷静下来:“难道人生的价值就在如此吗?这不过是人生历程中的一个闪光点而已,漫长人生路还只迈出第一步。”大家没有被胜利所陶醉,继续在创业路上跋涉。为了使企业尽快走上生存轨道,1972年又开发出:土霉素钙盐、肥猪菜、5406等产品,开始形成最初的产品“规模”。牢牢地将“广济九二0厂”这块牌子矗立在武穴城东这块土地上。

不能夜郎自大,不能躺在成功的摇篮里陶醉,成功还刚刚开始,进取之路还刚揭幕,只有不断的求索,敢为人先,勇往直前,才能锻造人生成功的基石。

冷静下来的广药人开始了向新的目标进击,闭门读书,向知识的海洋寻找出路。(若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